啟東市格萊特石化設備廠

中國優質靜態混合設備、管道過濾器、高剪切乳化機專業生產商

0513-83660629
新聞動態

阿富汗堪稱“鋰礦業沙特” 的說法只是神話

發布時間:2021/9/23
  自從塔利班奪取政權之后,阿富汗尚未開發的礦藏資源再次引起了廣泛的國際關注。阿富汗被認為擁有新能源時代所必須的大量鋰、稀土等資源,坐擁數萬億美元礦藏,鋰礦儲量或相當玻利維亞,堪稱“鋰礦業的沙特”。然而,美國地質調查局到目前為止所公開的數據顯示,阿富汗并不在世界上鋰礦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列。
    
  美國地質調查局從1996年開始每年公布年度鋰礦資源調查,其中包括全球已知鋰礦資源總量和礦產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名單。例如,2020年和2021年的年度報告分別依各國資源規模列出了22個國家,其中玻利維亞均以2100萬噸的資源儲量名列第一。其他一些鋰資源大國還包括中國、澳大利亞、智利、剛果等,但阿富汗從未出現在這些排名中。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公布的數據,全球已知鋰資源在2020年時為8千萬噸,隨著各國需求急劇增長,2021年達到了8千6百萬噸。
  鋰是制造電動汽車電池、太陽能電池板等清潔能源產品的核心元素,國際能源署預計,到2040年全球對鋰的需求將提高40倍以上。有關阿富汗坐擁震驚世界的礦產資源的說法不僅關系到阿富汗國內的沖突、國家的經濟發展,而且將無疑將牽動全球新能源經濟、乃至國際地緣政治的發展。
  澳大利亞蒙納士大學土木工程系研究員戴維·惠特爾(David Whittle)博士說,2010年有關報道雖然引起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但是這些報道背后沒有什么證據。他對美國之音說:“我沒有看到有支持這一說法的證據,報道說了很多阿富汗是鋰礦業的沙特阿拉伯,但是自從那時以來,實際上可以驗證的信息非常少。”
  美國地質調查局在回復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他們有一個阿富汗項目團隊,但是任何有關阿富汗的問題只能由國務院和國防部來回答。隸屬美國內政部的地質調查局的鋰礦專家布賴恩·賈斯庫拉(Brian Jaskula)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采訪時說:“這是一個非常政治化了的話題。美國地質調查局是一個完全客觀的機構,我們現在不能談論阿富汗,這必須由其他政府部門處理。”
  給阿富汗礦產資源標價?
  2010年,在阿富汗的礦產資源開始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時,有報道稱美國國防部“商業與穩定行動特別工作組”的專家認為,阿富汗的資源價值可高達近一萬億美元(9080億美元)。在塔利班奪取阿富汗政權之后,在大量報道中,對阿富汗的礦產資源的經濟評估已經高達3萬億美元。
  然而,在另一方面,除了阿富汗以外幾乎從未有任何國家的礦產資源被如此標價。美國地質調查局的賈斯庫拉說,由于礦產的價格常常劇烈波動,所以很難給某一國家的資源標價。他說:“某一年的價格到了第二年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了。”
  2010年有關阿富汗擁有大量稀有金屬的報道最初出現時,稀土元素氧化鈰的中國離岸價從1月份的每公斤4.15美元竄漲至第二年7月的每公斤150.55美元,暴漲了35倍多。
  美國非黨派智庫蘭德公司指出,所謂的萬億美元的說法具有誤導性,“這個數字只是名義上的,它沒有反映商業可開采礦床的價值。” 這篇由國防部“商業與穩定行動特別工作組”資助的研究進一步指出“因此,如果將其作為礦業公司用來可以在阿富汗采礦的指標則具有誤導性。”
  阿富汗地處特提斯造山帶,這一地質學中所稱的成礦帶從喜馬拉雅山一直向東延伸,橫貫中國,一直延伸到阿爾卑斯山,是世界上最豐富的金屬來源之一,阿富汗也無疑擁有包括稀土和鋰等現代經濟所亟需的豐富的礦產資源。但是,在另一方面,即使阿富汗真的坐擁萬億寶藏,即使像沙特這樣的靠自然資源致富的國家不在少數,守著金礦受窮的國家也不乏其例。
  剛果民主共和國幾十年來一直是全球關鍵礦產的主要供應國,素有“地質奇跡”之稱,從銅、鐵到鈷鋰,很多資源都名列世界前茅,其中鈷的供應量約占世界一半,在美國地質調查局2021年的排名中,剛果鋰礦資源世界第六,僅排在中國之后。
  剛果政治不但較阿富汗穩定,且有出海口,更有阿富汗所沒有的外國大公司多年投資的成熟經驗和條件。盡管剛果也可以被稱為坐擁萬億美元金山,但世界銀行2020年的數據顯示,剛果仍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近為556美元,稍稍多于阿富汗的508美元。
  阿富汗的鋰資源在新聞報道中被認為堪比玻利維亞。美國地質調查局多年來將玻利維亞列為鋰資源世界第一大國,已探明儲量高達2千100萬噸,但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排在世界110多個國家之后。
  礦產的墳場?
  前蘇聯上世紀60年代占領阿富汗時期就曾經對阿富汗進行過地質調查,近年來美國地質調查局也曾就阿富汗礦產資源發表過多達數百篇報告,但是無論蘇聯還是美國都沒有真正開采過阿富汗的礦產。自10多年前美國國防部的內部文件被披露以來,有關阿富汗坐擁萬億礦產的報道一直絡繹不絕,但是外國公司幾乎完全不為所動。
  2008年,中國獲得了埃納克銅礦項目開發權。這是阿富汗第一個大型外資礦產項目。此外,印度和加拿大公司則獲得哈吉夾克鐵礦項目開采權。然而目前,埃納克銅礦項目完全處于停滯狀態,哈吉夾克鐵礦項目則一直未啟動。
  專家們指出,從地理位置、到各類法規、甚至文化等各種各樣的復雜因素往往導致很多礦藏無法得到開發。美國并不缺少稀土,導致很多稀土礦無法開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核管理委員會(U.S.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NRC)將稀土的伴生放射性副產品釷等視作是核材料,進而大量增加了礦業公司的成本。
  導致中資埃納克銅礦無法開發的直接原因是礦區發現了一處考古遺跡。此外,據總部設在倫敦的非政府組織“中外對話”根據一份盧格爾省政府的內部報告報道說,缺少磷源也是造成開采遲遲不能啟動的原因,而磷是銅礦深加工過程中所必需的一種礦物。
  即使把戰亂和安全因素排除在外,阿富汗從此天下太平,交通四通八達,但是這些仍然無法改變阿富汗沒有出海口的地理局限。同為內陸國家的玻利維亞鋰資源雖貴為世界第一,已探明儲量高達2千100萬噸,但直至今日,鋰礦大部分還埋在湖底。相比之下,海岸線長達1萬多公里的智利資源儲量不足玻利維亞一半,但產量僅排在澳大利亞之后,名列世界第二。
  地質專家指出,世界上很多珍貴礦產資源其實并不罕見。美國地質調查局在其年度報告中反復指出,稀土并不稀少,“稀土在地殼中相對豐富”,只是可開采的稀土礦相對較少。美國地質調查局的賈斯庫拉說,世界上其實并不少鋰。 他說:“鋰無處不在,關鍵取決于它是否可被開采,是否有經濟價值的濃度。某些地區可能有很多鋰,但有時很難去開發,其元素的化學性質業可能使其無法生產電池級別質量的碳酸鋰或氫氧化鋰。”
  在稀土和鋰等礦物領域,目前全球產業鏈所面臨最嚴峻的挑戰是中國主導了加工環節。總部設在英國的礦物咨詢公司 - 基準礦業(Benchmark Minerals)說,鋰資源世界各地雖然大量存在,但是鋰產品供應則高度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其中中國占絕對主導地位。該調研機構的報告指出,玻利維亞鋰儲量占全球36%, 但是鋰化合物生產大國中玻利維亞就不包括在內了,智利和阿根廷分別為全球第二和第三大供應國,但兩國的產量加起來也只大約相當于中國的一半。
  在鋰離子電池超級工廠產能方面,基準礦業的報告顯示,中國的統治地位直到2029年都難以撼動,美國和歐洲公司的產能屆時加在一起也只相當于中國的一半。
  在稀土方面,中國不但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生產國和出口國,也是最大進口國。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要將在本土開采出來的稀土先出口到中國,經分離、提純和冶煉后,從中國進口可用于高科技產業的稀土成品。 聯合國千億美元氣候基金有解? 傳拜登將宣布“好消息”
  毫無疑問,在與阿富汗接壤的鄰國中只有中國有大規模開采和加工其稀土和鋰礦等資源的能力。中阿兩國在瓦罕走廊相毗鄰,但這一或為阿富汗稀土和鋰唯一出路的狹長地帶氣候極其惡劣,每年有9個月都是大雪封山,盡管阿富汗是“一帶一路”上的關鍵一環,但中國從未企圖在這里修路。